400-680-2995
  

管理会计的未来之路

得益于政策大力支持,我国管理会计在过去几年取得了空前发展。从《关于全面推进管理会计体系建设的指导意见》的发布,到《管理会计基本指引》以及一系列应用指引体系的出台,不仅相关制度体系建设日渐完善,而且在实务应用上,一批优秀的、适合中国国情的管理会计本土实践也在不断涌现出来。

而大智移云(大数据、云计算、移动互联、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无疑又赋予了管理会计新的内涵和动能。新技术的运用,为管理会计理论和方法的推广与运用提供了新的工具和思路,使得管理会计对企业价值创造的支撑作用愈加凸显。

大智移云时代的到来,也为管理会计师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国际注册专业会计师公会管理会计专业版块全球首席执行官Andrew Harding先生在接受《管理会计研究》杂志记者专访时表示,面对新技术的冲击,财务人员保持开放、敏捷的思维至关重要。他们需要持续进行知识更新,不断学习、运用新技术,同时要具备讲故事的能力,懂得如何通过故事去影响企业的决策过程,以为企业科学、合理决策提供支撑。

大智移云背景下的财务人员转型

《管理会计研究》:当前,以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人工智能等为代表的新一代技术快速发展,并已开始被逐渐应用到企业管理过程中去。在您看来,这些新技术的崛起可能对会计行业带来哪些影响?

Andrew Harding:我觉得将会对会计行业产生深远影响。它不仅会改变会计人员做事的方式,提升他们做事的效率,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改善他们做事的效果。我们可具体来看:

一、大数据。众所周知,传统时代的管理会计,更多是一种基于静态预算进行反馈、控制和评价的机械体系。他们通过财务数据和非财务数据的分析、处理,帮助企业去预测未来,并以此对未来做出规划。而大数据技术的应用,无疑将使得企业获得更大的数据集,并且利用大数据技术进行数据分析和挖掘,能够使得企业更加清楚地了解数据背后所隐藏的信息,为企业做出合理决策提供更加有力的支撑。

二、自动化技术。以RPA为代表的流程自动化技术的运用,可以在极大程度上降低会计工作的差错率,同时大大提升工作效率。以我们所接触过的一家全球性的科技公司为例,这家科技公司在每个季度都需要进行相关业绩预测,这项工作大概需要800个人花20天的时间(相当于16000个工作日)才能够完成。后来这家企业开始尝试采用自动化技术,结果发现借助自动化技术只需要两个人花两天时间就可以完成这项工作,且和手工操作相比准确率更高。所以,自然而然地,自动化技术便成为该公司的首选。

三、区块链。其实区块链这一技术已经存在十多年时间,但在商业方面的应用才刚刚开始。区块链技术的优势和局限性都十分明显:局限性体现在速度太慢,同一时间不能够处理多个交易;其优势是可以以一种非常透明、准确的方式记录交易流程,同时又能确保这些记录不被窜改。

以区块链技术在汽车制造业中的应用为例,假如某一汽车厂家生产的某一款车的某一批次配件出现了问题,那么以往在召回时可能需要把所有车子全部召回,但现在通过区块链技术汽车厂家就能很准确地找到出问题的配件、批次,帮助厂家以更快、更准确的方式将汽车召回,并且召回的仅仅是出问题的批次。

《管理会计研究》:目前很多人担心,自动化、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应用,可能会让很多会计人员特别是基层的会计人员不得不面临失业的问题,您如何看待这种顾虑?

Andrew Harding:我觉得对会计人员来说,企业大规模应用新技术后,他们工作的机会肯定会发生变化,而且这种变化发生的速度可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快。但我觉得他们没有必要为此感到担忧。如上述所言,新技术的运用,对那些乐于改变、善于学习的人来说,其实往往会带来更多的正向效果。

我们有必要明白一点,即科技的发展对会计行业的影响其实很早就开始了。会计是否被人工智能取代,也不是第一次有人提出这种问题。例如,在20世纪30年代,随着当时一种名为打卡机技术的兴起,当时就有相关争论,即这种技术会不会导致会计行业的终结。但结果是,这种技术一直发展到80年代左右,逐渐被市场淘汰,会计行业反而在类似这些新技术的影响下,不断展现出蓬勃生机,整个行业日益欣欣向荣。

《管理会计研究》:在您看来,面对新技术的快速演进,作为财务人员,应该做好哪些准备?

Andrew Harding: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财务人员必须具备开放、敏捷的思维。他们首先应该对新技术有着充分的了解,知晓这些新技术可能会对企业或者自身带来哪些影响,同时要学会如何去使用这些新技术。一旦掌握这些新技术,工作本身无疑将会给他们带来更大的回报。

作为财务人员,一定要接受这样一种事实,即十年之前你认为重要的东西,或者你觉得非常有价值的技能,可能现在已经无关紧要或者说已经不那么有用了。财务人员必须及时对外部环境做出反应,明白哪些技能可能被取代,而哪些是取代不了的。

通常而言,凡是能够用一定逻辑或者一定规则进行标准化的东西,往往是可以被自动化技术取代的。而影响力,比如人影响决策的能力,影响他人的能力,这些东西则是没有办法被替代的。一些比较优秀的财务人员,他们未必会对如何做账、如何进行会计处理等这些细节了解得一清二楚。而他们之所以优秀,是因为他们懂得如何通过讲故事去影响决策过程。因此,财务人员拥有讲故事的能力至关重要。

我们还必须明白,即人是能够变化的。有时人通常会有一种思维惯性,即认为在面对变化时,人类本身是不容易去改变的。其实恰恰相反,人本身适应性是非常强的,我们总是能够根据外界环境的变化不断调整、强化自己。一个佐证是:CIMA曾对众多管理会计师面对新技术的态度做过一项调查,调查结果发现,面对新技术时,有75%的管理会计师认为,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机会,他们愿意为此做出改变。我觉得,这是一种非常积极的现象。

管理会计实践与创新

《管理会计研究》:和西方国家相比,中国管理会计发展相对较晚。您如何评价中国企业这些年的管理会计发展和创新?

Andrew Harding:的确,中国管理会计应用和实践晚于西方国家。但实际上,由于历史原因,其实不只是管理会计,中国在很多方面发展都比较晚,比如中国经济,在过去几十年间一直在经历着比较重大的转型,而且发展非常迅速。所以,我不认为管理会计起步晚是一个大问题。它并不能说明,中国在管理会计实践与创新方面,没有西方国家做得好。中国企业一直非常擅长学习,特别擅长利用新技术去进行创新。近些年,中国在管理会计应用方面取得了非常大的进步。因此,我甚至觉得下一个在管理会计应用或者理论方面的巨大创新,可能就来自中国。

由于大多数中国企业较为年轻,很多企业处于初创阶段,因此从此种角度来看,其本身具有一定后发优势。它们甚至不需要做出太大改变,不需要创造出一些新的模式,就能使企业轻易应对外部环境的改变。我见过太多的企业,由于多年的商业惯性,导致他们没有办法摆脱传统商业模式的包袱,从而逐渐走向衰落。

《管理会计研究》:结合发达国家管理会计的实践经验,您觉得目前有哪些现象值得中国企业和政策部门重视?

Andrew Harding:2014年以来,中国财政部对管理会计进行大力推介,鼓励企业加强管理会计的应用,我觉得这对中国企业转型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可以明显感受到的是,目前,在管理会计实践方面,中国很多优秀的管理会计人员正在逐渐涌现。

与此同时,必须指出的是,目前在中国,一些比较小的企业,优秀的管理会计人才是非常匮乏的。不同行业和企业之间,管理应用的水平参差不齐。无论是政策部门还是企业,都需要对此加以重视。他们必须意识到:一名优秀的管理会计人员,能够在很大程度上帮助企业提升管理水平和管理效率,大幅提升企业长期成功的可能性。

《管理会计研究》:在您看来,相较于传统的财务会计而言,管理会计有哪些特征或者优势?企业在管理会计深入运用的过程中,他们可能面临哪些难点?

Andrew Harding:众所周知,财务会计的主要功能是进行记录和监督,而且记录的是过去和历史,财务会计是“向后看”的,管理会计则不然,它是“向前看”的,更关注企业的现在和未来。基于各种结构性和非结构性数据、财务数据和非财务数据,管理会计需要对未来进行预测,运用各种各样的指标,去评价、衡量企业的运营效果,并在此基础上对企业战略的实现做出合理规划。相较于财务会计,管理会计能在更大程度上为企业创造价值。

对企业来说,其在运用管理会计的过程中,我觉得一个最大的挑战,是如何去找到合理的衡量指标。企业必须清楚,他们如果想成功,哪些指标对公司是比较重要的,哪些才是他们需要关注的重点。坦白说,这对很多企业来说并不容易,需要企业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力,极大程度地去拓展自己的思维。

管理会计的未来之路———访国际注册专业会计师公会、管理会计专业版块全球首席执行官 Andrew Harding

文 · 《管理会计研究》杂志 记者:秦长城 责任编辑:屈涛

在这里您可以索取:白皮书解决方案研究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