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680-2995
|

CH / EN

  

企业税务共享服务的三个层级

近年来,随着国家财政部、国资委等相关部委大力推进企业会计信息化及管理会计体系建设,财务共享中心在国内得到了蓬勃发展。以中兴通讯、四川长虹为代表的先行者为国内企业财务共享中心建设带来了示范效应,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探索财务共享中心的建设或已经走在财务共享实践的道路上。财务共享服务无论是从理念还是工具层面,都已经相对成熟,而共享服务的另一个细分领域——税务共享服务——也逐渐进入了企业的视野。

与财务共享类似,税务共享主要涉及企业涉税业务的标准化、自动化、集中化处理,通过税务共享,企业税务管理人员能从简单、重复的基础涉税业务中脱离出来,聚焦于公司经营数据的分析,有机融合业务与财务信息,进而在税务规划、风险控制、价值创造等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

通常而言,企业税务共享服务可分为三个层级,并且不同层级税务共享服务关注的内容侧重点有较大差异(如图1所示),处于财务共享中心建设不同阶段的企业可结合自身信息化基础、业务规范性、财务共享中心成熟度等因素来考虑税务共享。笔者将按照税务共享的三个层级来阐述税务共享的实践及方法,以供更多企业参考。


图 1:税务共享三层模型

基础税务共享

基础税务共享主要是在共享中心进行发票处理,企业涉及发票处理的业务有三类:一是费用类业务;二是应付类业务;三是销售类业务。共享中心进行发票处理包括进项发票处理:即普票查验、专票认证、销项发票开具。

1.费用类业务中的发票处理

费用类业务主要针对企业管理费用,费用业务发生前通常需要进行费用申请,发生后会进行费用报销。常见的费用业务流程如图2所示。费用业务涉及到的发票主要类型:交通费发票、餐饮费发票、住宿费发票、通讯费发票、办公费发票。发票形式上又有定额发票、机打发票、电子发票。费用业务是企业标准化程度较高,涉及面较广的一类业务。费用业务中的发票处理主要是发票验真及防重(对于增值税专用发票会涉及到验证)。传统模式下,发票验真是通过登录各个地方国税系统对发票进行验真,而防重则没有相应的工具及手段。税务共享模式下,可以通过财务共享平台中发票管理模块进行增值税发票验真及防重,这样不仅可提升业务合规性,也解决了重复报销的问题。


图 2: 常见的费用业务流程

税务共享模式下增值税发票验真及防重模型如图3所示,对于定额发票也可以采取同样的模式,但因各地定额发票的格式有差异,如果要做到定额发票实时验真防重,企业需要付出更多的成本。


图 3: 费用业务发票验真防重模型

2.应付类业务中的发票处理

企业应付业务主要是针对供应商采购付款,典型的应付业务流程如图4所示。在完整的应付业务流程中,涉及到共享中心处理的业务主要是对增值税专用发票进行发票认证、发票校验、付款及与供应商对账。企业对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认证有三种模式,第一种是针对企业增值税专用发票量较少的企业,通常携带增值税专用发票抵扣联,每月末(一般25号之后)到国税机关进行上门认证;第二种模式是在增值税发票选择确认平台通过输入企业税号后进行勾选认证;第三种模式是通过财务共享平台与第三方软件(可以与国税总局直联)进行对接,并通过增值税专用发票影像件进行自动认证。

以某第三方软件为例,其实现增值税专用发票自动认证的模型如图5所示,可以分为两个步骤:第一步是增值税专用发票信息的提取,可以通过影像识别技术将发票信息进行提取并形成结构化数据,也可以通过扫描增值税专用发票二维码来提取发票信息并形成结构化数据;第二步是自动认证,即将已经提取的结构化的发票信息与各省发票底账系统的数据做自动比对并完成认证过程,这个环节不需要人为干预,而且可以进行批量发票认证。对于进项发票较多的企业,发票认证工作通常耗时耗力,而一旦实现了增值税专用发票自动认证,不仅极大地提高了发票认证的效率,也极大降低了应付业务循环中发票认证的人力成本。


图 4: 常见的应付业务流程


图 5: 发票自动认证模型

3.销售类业务中的发票处理。

常见的销售业务流程如图6所示。企业销售类业务中的发票处理主要是在开票环节,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票管理办法》第二十五条:除国务院税务主管部门规定的特殊情形外,发票限于领购单位和个人在本省、自治区、直辖市内开具。企业销售业务中开票需遵循“属地化”原则,但对于企业在某一地区分子公司较多的情况,可考虑在共享中心进行集中开票,即通过相应的工具将ERP系统销售订单信息转化为销售开票信息并实现在金税系统中的批量发票开具及打印。以某企业为例,该企业在总部所在地一共有30家子公司,按照每家公司配备一名开票人员,则需要30名开票人员,但在共享模式下,通过系统实现发票批量开具,两名开票人员即可完成该企业在当地的所有销售开票。


图 6: 常见的销售业务流程

纳税申报自动化

纳税申报自动化是税务共享的中级阶段,也是企业目前探索实践最多的一个阶段,笔者认为实现纳税申报自动化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税务共享。纳税申报自动化典型流程如图7所示。

在纳税申报自动化阶段,同财务共享类似,首先需要将税务管理职能进行整合,将集团型企业各子公司的税务管理职责与基础税务操作职能进行分离,形成了以总部财务(税务)管理部门为涉税管理业务服务平台、以子公司财务部门为业务支持平台、以税务共享中心为基础涉税业务处理平台的多层次、网络化的税务管理组织模式。


图 7: 纳税申报自动化典型流程

其次,通过税务信息化平台的建设,实现税基管理、税额计提、纳税申请、纳税申报、税务统计等涉税业务管理功能;税务信息化平台与纳税数据源所涉及的前端系统无缝对接,以自动获取涉税数据源;将申报流程、缴税信息处理规则内嵌于税务信息化平台,在业务过程中适时将业务及会计信息翻译为税务信息,适时自动输出纳税申报表,动态掌握企业需纳税状况,而内嵌填报逻辑能有效实现申报规范性。此外,通过涉税数据的记载,为纳税申报数据的事后追溯提供了便利。

企业涉税业务因涉及到不同税基、不同组织、不同税务数据来源,要实现纳税申报自动化并非易事,企业在实践过程中通常需要关注几个要点。

其一,多渠道税务数据源。企业涉税数据(如基础数据、认证数据、发票数据、海关数据、资金数据、业务数据等)有多种渠道:前端业务系统、核算系统、其他系统、手工录入。企业需要根据自身信息化应用状况及实际业务,充分整合各类系统并实时获取税务数据源,以为税务数据的自动加工处理提供基础和可能。

其二,规则、流程内嵌。通过将税务数据生成的相关规则内嵌于税务系统,让各项税务数据自动生成,并通过自动流程流转,实现过程中的合规性控制,最终输出纳税申报报表及税务分析报表,从而实现事前、事中、事后的有效管控及分析。

其三,“最后一公里”的自动化。目前,因各地税务主管部门并未对企业开通税务申报系统的接口,所以即便是企业税务平台可以自动输出纳税申报表,也不能直接通过接口方式实现自动传输到税务申报系统并实现自动缴纳,“最后一公里”还存在政策壁垒。当然,这个问题的解决一方面可以等待税务主管部门的相关政策,从而实现企业税务平台与税务申报系统的对接;另一方面也可以尝试跟企业所在地税务主管部门进行沟通,以获取支持并打通“最后一公里”

税务预警自动化

税务预警自动化是税务共享高级阶段,税务预警自动化是通过税务管理信息化平台对税务政策进行集中统一管理,并通过在税务信息化平台中内嵌并固化涉税业务的规则、逻辑及模型,根据实际涉税业务自动识别税务风险并进行预警,及时发现税务风险,保障涉税数据的准确性、完整性、有效性,减少因人为失误而导致的企业未来利益可能的损失。要实现税务预警自动化,难点在于结合税务政策,并通过税务信息化平台来建立税务风险识别模型及预警模型。对于税务预警自动化,笔者所接触的企业皆还在探索,希望这些优秀的企业能率先进入税务共享的高级阶段,以帮助国内企业暨财务共享转型后实现税务共享转型,为推动企业“智能财务”转型树立标杆。

实现企业税务共享,不仅可以实现企业降本增效(即通过税务共享平台自动化处理涉税业务,降低操作成本,提升税务管理效率),同时,对税务主管部门来说,在税收征管过程中,一方面可以通过企业税务管理信息化平台实现纳税申报信息的可追溯,对企业的涉税业务处理规范性、纳税申报的准确性可以更为直接和快速地掌握,更能协助企业有效纠偏,从而提高税收征管质量和效率。另一方面,税务管理信息化平台的涉税数据都来源于企业前端各支撑系统,实现了业务信息与税款征收结果的匹配和勾稽,从而使得税务主管部门的税源管理从广度和深度上有了扩大的可能,进一步促进纳税信用体系建设。

在这里您可以索取:白皮书解决方案研究报告